头部广告位1
头部广告位2
您的位置:首页  »  心灵捕手  »  我的表姐和表妹(三)——日上表姐
我的表姐和表妹(三)——日上表姐
广告
过了寒冷的秋天,进入了寒风刺骨的隆冬。可惜的是,冬天穿的衣服太多了,每周六我和表姐在屋子里发泄都不敢再脱的那么精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光,因为父母一旦回来,我们来不及穿好衣服,这一切就完了。

  刚刚下过一场小雪,又到了周六了。父亲又出公差了,妈妈到家后吃完晚饭照例又去对门打起了麻将。

  表姐和我目送妈妈出了门,然后相对一笑进了她的卧室。表姐熟练的坐到了床边,把右腿搭在了左腿上。我顺势扒下她的外裙,拉开羊毛裤,顺着缝隙看到了深肉色的内裤,下身马上条件反射的膨胀起来,我迅速剥下。

  我把毯子铺好,然后熟练的褪下一点裤子露出这粗壮的棒棒,躺在毯子上看着这勾人的美人。表姐闭着的眼睛眯起来,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我那勃起的棒棒。

  「啊……表姐……真舒服……」一股快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开始上下抚摸表姐,并夹杂一阵吻。

  「弟弟……乖乖的……亲亲表姐……」表姐的似乎被我摸的有些反应了。

  「啊……弟弟……太棒了……一个星期了……表姐终于等到……等到了……」表姐已经有些发骚了,左手不老实的摸着我的棒棒。

  「啊……表姐有些……表姐……有些受不……弟弟了……」说完,表姐的右手竟不自觉的伸向了自己的小穴。

  我很惊奇的楞住了,虽说这段日子我和表姐已经这么亲密了,但一向只局限于表姐的双手触碰我的棒棒而已,她虽然偶尔会发情呻吟几下,但在我面前从来没有自己手淫过。

  今天她突然有了这样的动作,莫非她今天异常的想要?表姐仅仅摩挲了自己几下,便感到了自己的失态,手又被迫的从自己的裤裆拿了下来。我见她停止了动作,又加快了我舌头的频率,一阵阵要命的乱舔。

  「弟弟…好棒……表姐从没有……这样舒服过……刚才表姐……都忍不住了……表姐是不是……很…很……」表姐一定是想问我她是不是个很骚的女人,但她没好意思把这个「骚」字说出口。

  「不是,」我在享受着表姐给我的快感也在给表姐制造着快感,我也有些动情了,「表姐是个……漂亮的好女人……在我心中永远……是个最纯洁的女人……表姐不是骚女人……」

  「啊……弟弟好讨厌……别再说……这样低俗的话了……表姐自己……骚不骚……自己最清楚……表姐个……骚女人……表姐在和弟弟……做这种……这种事……」表姐说完便脸红了,不知道是情欲到了高潮还是被自己说出的这样低级的话羞红了。

  「表姐……我的好表姐……是我……要和表姐……这样的……是弟弟不好……表姐……求你再快一点……」

  表姐的手也加快了速度,而我还是不满足。这时表姐不得不把另一只手伸过来,两只手握住我的棒棒上下套弄起来。

  「啊……表姐……别停……舒服死了……」

  表姐不再靠在床头了,把上身坐直,两只手开始了专心的为我手淫的工作,而她也似乎有些清醒了,不再胡言乱语,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为我服务。

  「表姐……你看着我……我都这么兴奋……你的眼睛看一眼我的……大棒棒……我都要射了……」

  「讨厌,谁要看你的大……你的那里」说完,便把头转到了一边。

  「表姐……再快一点……快……看着我……弟弟喜欢表姐看……」

  表姐又转过了头,盯着这通红的大棒棒,两只手已经快到了极点一样的快速的上下套弄。但过了十来分钟,我的棒棒隐约有了些疼痛感,还是没有射出来。

  「表姐,可以让我看看你吗?今天……今天不好出来了。」我喘着粗气。

  「不行,现在穿的衣服这么多,一会你妈回来怎么办。」表姐看来完全恢复了理智,她的两只手似乎也有些累了吧。

  「表姐,」我开始撒娇了,「刚才都快出来了,现在有些疼了,让我看看吧,看你一会我就出来了。」

  「绝对不行,如果被你妈发现以后我们就完了。要不,今天就到这?改天表姐给你补上,不用等到下周六了。」

  「不,我就要今天,现在我的精液都到半路了,怎么能憋回去呢。」

  「噗」的一声,表姐笑了,「坏弟弟,哪有精液走到半路的,今天表姐还是头一次听说。」

  「表姐,好表姐,今天就破例吧,我妈回来还早呢,让我看看你吧,我都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我还在撒娇。

  表姐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想了一下,「好吧,不过你这个坏小子要老实点,。」说完表姐开始脱上边的毛衣。

  「好嘞,一定听话。」我高兴的一屁股起来坐到了表姐的旁边。

  表姐脱下了毛衣,上身穿着紧身的秋衣,两只滚圆的乳房被紧紧的勒在了秋衣里。但这时她好象又反悔了,再一次的回头看了一眼床头柜的闹钟。

  「不行,我心里还是没底,今天就……」她边说边转过头,手也随着身子摆动了一下,还没说完手就碰到了我那快要垂下头但依然还很坚硬的棒棒。

  表姐碰到了我的棒棒,低着头望着这根巨大的棒棒。我本来有些减退的情欲经过表姐的这一下触摸,棒棒又开始膨胀了起来。

  回想着表姐第一次摸它的经过,我感觉到了一丝爽意,下身当然不自觉的快速变。表姐依旧低着头,她亲眼目睹了我的棒棒由刚才快要缩小到现在一点点膨胀的整个过程,她呆呆的望着它出神。

  我想表姐想试弟弟的棒棒,她现在一定有些动情了,我趁她愣神之际,一下抓住了她的手,放在了我的棒棒上。表姐又一次的吃惊了,她还没反应过来时,手已经在我的手的带动下,上下套弄起了我的棒棒来。

  「啊……表姐……千万不要停啊……停下来我就死了……」我感到了自己手淫时不能体会的快感,我的手也不再控制着表姐给我手淫,我放开双手,身体一下躺在了床上。

  「表姐……我知道你们……你们做爱……是什么滋味了……一定就是这么……爽……」我躺在床上,表姐坐在床边身体侧着给我手淫,她的手开始动了起来。

  「表姐……好舒服……你的玉手比……屄更……舒服……」

  在享受之际我不忘看一眼表姐那性感的样子,她的两只手已经抓紧了我的棒棒,脸蛋通红,胸前明显的起伏大了,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注视着这根男性的标志,或许她太久没有尝试这种东西了,她的样子就像当初我偷看她的床上表演一样妩媚。

  「弟弟,这样……舒服吗?」表姐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了……表姐……我的好表姐……别停……」

  「弟弟,喜欢表姐……快点还是慢点?」表姐的脸已经红透了,我的棒棒又涨了一圈。

  「弟弟,你的……那里还会自己动?」表姐有些惊讶我的棒棒会自己往粗处膨胀。

  (当然当时我也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弟弟的都一样,后来性生活多了才知道这种可以随时类似痉挛一样活动的棒棒叫做活棒棒,相当于女性下身工夫好的活穴一样)

  「表姐……你不知道吗……」

  「弟弟好讨厌,敢取笑表姐,」表姐边说边用握着我棒棒根部的那只手抓紧了我的阴囊,不过不是狠狠的痛抓,而是类似瘙痒的触碰,边揉边说,「以后不许取笑表姐,不然表姐以后不和你好了……」我哪受过这种待遇,一边给我手淫一边揉着阴囊,我感觉我马上就要射了一样,「表姐,我要射了……太舒服了……」

  表姐这时急忙的在床上乱翻,当然另一只手还在给我缓缓的套弄,她在找着卫生纸之类的可以给我擦拭精液的东西,可是我们却在发泄之前忘了准备了,她可能凭自己多年的经验也意识到我已经是弦上之箭,于是急忙拉开自己窗头柜的抽屉,她的窗头柜是由一个抽屉一个拉门组成,下面是个拉门,里面空间大,放的是各种内裤还有她手淫要用的卫生纸,而上面,全是内裤,各种颜色各式性感的内裤。

  表姐没有时间去蹲下身子打开底层的门,只有拉开最上面的那层抽屉,她拉开后没有挑选的拿出一条玲珑小内裤急忙包住了我的大棒棒,经过这柔软的内裤一刺激,我无法抑制的射了。

  「啊……舒服……表姐……我爱你……」我躺在床上享受着这无法比喻的爽快,看来我真的动情了,竟然对表姐说出了「爱」这个字。

  「坏弟弟,差点弄到表姐床上。」

  表姐的内裤依旧紧紧的包着我刚刚泄过的大棒棒,她的手还在缓缓的上下动着,她知道我并没有泄完,会有一些精液在第一次喷射后慢慢的流出。

  大约过了一分钟,我的快感结束了,我抬起头,看着表姐还是低着头拿着一条白色纯棉蕾丝花边的内裤为我包裹着鸡巴,看着这条熟悉的性感内裤,又让我想起了偷看爱的情形,我又在心里发了誓,一定要上了表姐。

  「表姐,好了,完了。」我拉住了表姐的手。

  「别,弟弟。」表姐把手抽出来,而这条内裤自然的就落到了我手里,我拿着它仔细的端详,沾满我精液的表姐的内裤。

  我不禁放在了鼻前轻轻的闻着,虽说这是条干净的内裤,因为表姐的内衣都是即脱即洗,但我还是希望它会留有表姐的味道,但是很遗憾,留下的只是我精液的味道。

  「讨厌,别玩了,快穿好衣服,一会你妈回来。」

  表姐夺过了内裤,顺势把两只手放到床上,拿这条沾满精液的内裤擦拭着性感的嫩手。我三两下穿好裤子后,边看姨娘做手部护理边拿着表姐脱下的内裤嗅着。

  「坏弟弟,快出去吧,」表姐还是专心做着护理,「真讨厌,一条内裤毁了。」

  「洗洗还能穿啊,表姐,是不是嫌弃我脏?」我有些伤心了。

  表姐抬起头连忙解释:「坏弟弟,表姐都这样了还能嫌弃你吗?表姐是嫌弃自己脏,擦了手就不能当内裤穿了,别瞎想了。」「那表姐你也不要扔,送给我吧。」我开心的问道。

  「好啊。」表姐不假思索的说。「表姐,我想要你穿过的没洗的。」我大胆的说了出来。

  「弟弟,快点出去吧,今天真的不早了。」表姐把头枕在我的肩膀,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好吧,表姐,你也快点整理吧,一会别忘了出来看电视。」

  我起身走到了外屋,在关门的那一瞬间,看到的是表姐依旧深情的眼神,幽怨中仿佛又带着渴望。表姐,我一定要得到你。或许表姐的眼神可以唤起我的性欲,看了她最后一眼,我又在心里这样发誓。

  春暖花开,又是一个春天,我已经16岁了,表姐在我家住了将近两年。我们一起快乐的日子依然在周末的晚上。

  这个周六,表姐上午早早就去逛街,她悄悄告诉我,内衣店刚刚到了一批新货,她想去买两件,当然是穿给我看,因为现在已经到了只需穿一件外衣外裤的季节,我们的「性生活」早就回到了脱的光光的程度,想着晚上表姐只穿着胸罩和性感内裤为我手淫,我兴奋的棒棒整整亢奋了半天。

  中午,表姐买了新内衣和内裤回来,我趁妈妈不注意偷偷的看了,是一身黑色蕾丝的内衣,还有一双黑色连裤开裆丝袜,好性感的颜色,幻想着晚上表姐穿上它的风采,我的棒棒不听话的又翘了起来。

  可是晚上却给了我沉重的打击,爸爸回家了,他出了几个星期的差今天傍晚却回家了,这是从未发生过的情况。一家人难得凑在一起吃饭,所以妈妈今天也推了牌局。

  吃饭吃到很晚,我和表姐的约会被搅了,看的出,表姐回屋睡觉的时候也很失落。我也随后进了自己的卧室。只能手淫了,我也不忘拿出窃听器听听表姐的叫床声。

  「弟弟……不行了……秀云要……要……丢了……」表姐那边已经到了高潮。

  「弟弟……求求你……快点……」

  「啊……弟弟……今天秀云为你……买的新内裤……你就多……插两下……吧……」表姐的叫床越来越骚,我在这边也狠狠的套弄着粗壮的棒棒。

  「弟弟……表姐……不……秀云早想好了……你想怎样秀云现在不会……不会拒绝你的……快来吧……」

  我一下子楞了,表姐从不知道我用窃听器偷听她,因为她只是以为她以前喊的太大声所以才会被我听到,而以后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没有工具我是不会听到的,所以她并没有利用叫床来刺激我的目的,但今天她喊会答应我,莫非她真的想好了愿意把身体送给我?

  「弟弟……我要……泄了……知道吗……弟弟……表姐要泄了……」接着就是喘气的声音。

  「坏弟弟,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表姐的心,以前想要表姐,现在表姐早想好了要给你,你这小东西却不来要了,难道真要表姐忍不住了去找你。」

  天啊,表姐真的想好了,她真的要把身体给我了,因为她手淫后自己念叨的还是这些话。我高兴的上了天。

  「恩……表姐……又想了……」隔壁又传来了哼哼吱吱的声音,表姐这两年真是憋坏了,刚刚泄身又来了性欲。

  「啊……啊……这次表姐要……弟弟慢慢的……插进来……」

  「啊……坏弟弟……还是插的这么狠……表姐的穴怎么……经得起你……这么狠……」

  表姐的话越来越淫荡,我的棒棒好象被施了魔咒,听到她的声音就会自己翘起来。这个晚上,表姐和我都手淫了四次,不过想到表姐已经有把身体给我的想法,我的棒棒依旧没有疲倦的意思。

  这个周末虽没有表姐的陪伴,但我却得到了更意外的惊喜,或许这个惊喜本来就早该给我了吧。

  上帝不会把恩惠都给一个人,但我是个例外,在我兴奋了一夜第二天起床后,我又得到了惊喜。奶奶病了,爸爸妈妈必须赶回农村的老家去,而他们也做好了今天不会回来的打算。

  这对表姐和我都是一个好消息,爸爸妈妈走后,我兴奋的拉起表姐的手就要往里屋走。表姐笑我太猴急,她非要等到晚上,因为晚上有情调。

  下午,表姐把我打发出去,非要让我去和伙伴们玩,因为她说怕我和她在一起就想那事。晚上回到家,眼前的一切让我惊呆了。表姐穿着一身粉色的职业女性套裙,白色高跟鞋,肉色高筒内裤,这和我出门时她那一身长衣长裤打扮完全不同。

  我注视了表姐好久,白皙的皮肤,长长的卷曲头发盘在了脑后,本来就很明亮的眼睛加上这化妆后变的长长的睫毛更显得妩媚。

  「不认识了?快过来吃饭。」表姐微笑着看着我,我相信这种眼神任何一个弟弟也无法拒绝。

  桌上摆着一瓶红酒,从没有饮酒经验的我和表姐都只喝了一点点,说精确些只有一小口,小到不会让我们彼此失去理智。

  终于熬到了饭后,表姐和我坐到沙发上,我正想着如何开始今晚的性生活。

  「傻样,」表姐先开了口,她一条腿轻轻的搭在了我腿上,「早晨起来就想要,现在不想了?」我像军人等到了命令,拉起表姐就往屋走。

  表姐站在床边解着她上衣的扣子。表姐脱下了这一身套裙,里面是一身粉红色的胸罩当然还有我喜爱的蕾丝内裤,最重要的,能让我和表姐发展成这种关系的当然是内裤,原来今天表姐的肉色内裤并不单是简单的长筒,还是一条连裤的。表姐熟练的躺在了床上,平平的没有任何引诱姿势的平躺。

  我瞬间脱光了衣服,跨前晃着这根粗壮的棒棒跳到了表姐的床上,没有任何语言,「表姐……我太喜欢了……表姐……我不是小东西……我这里已经这么大了……」

  「喜欢就多亲表姐一会,今天晚上没事,表姐喜欢弟弟这样亲……恩……」表姐的敏感地带被我刺激了一会,她也有些发骚了。


  「表姐……舒服……」我嘴里含着一只手,两只手不停的抚摩着表姐的小腿。

  「表姐也……舒服……来……表姐看看弟弟的多大了……」表姐的手往下伸着,探索着我勃起的棒棒。我俩的手碰到了一起,我抓住表姐的手不放。

  「讨厌,弟弟……不想让表姐……摸你了对吗……」表姐想从我手里挣脱。

  「表姐……我早受不了了……快点吧……」我的身子往上蹭,蹭到表姐的手可以抓到我的棒棒的地方,而我眼前也是表姐那洁白的大腿。

  「弟弟,今天想要表姐快点还是慢的?」。

  「慢些吧表姐……今晚我们好好享受享受……」表姐的右手熟练的握住了我的棒棒,左手还在轻轻的挑逗着棒棒下边的阴囊。

  「啊……舒服……表姐……舒服……」

  「表姐……你的胸部真漂亮……好白啊……」这是我第一次夸奖表姐的身体,虽说我看过很多次,但是从没在表姐面前夸奖过。

  「又不正经了……一会表姐不和你玩了……」

  「表姐……你太了解我了……表姐……」

  「表姐……昨天你的内裤洗了吗……能给我看看吗……」其实我早看到了表姐晒着的昨天的内裤,我只是在借着我情欲发作的条件在引诱着早该向我脱光的表姐。

  「坏弟弟……表姐的内裤你也拿……」

  「恩……弟弟也知道表姐喜欢什么……」表姐的快乐已经蔓延到她的小穴了,因为它在有意的在我胸前蹭着。

  我的手缓缓的往上移,表姐的皮肤真是滑的没话说,表姐也觉察出来了:「讨厌……别摸人家……」说完,下身又开始借机压向我的腹部了我知道表姐快要到达她的忍耐极限了,而我,也要到达了。

  表姐还是紧闭双眼享受着,她突然把全身的中心都移到她的左手上,右手快速的来回蹭了自己的阴部大约三、四下。

  这一个极其珍贵的镜头在我眼前仅仅是一瞬间,但却激发了我内心中最原始的兽性,表姐的手淫表演是我一直热衷的节目,而今天,她居然当着我的面情不自禁的摸了两下。

  这时我的双手依然在表姐的腰际一带活动,被表姐那雪白的后背偶尔一阵阵的挤压和磨蹭,加之这刚刚一个足可以证明她在发骚的动作,我顾不了许多了,上半身猛的坐起,双手一下抱住了表姐的后背,她的两只小白兔成了扁圆形状的贴在了我的胸口。

  表姐被我这突然的袭击打的没有还手之力,只是「啊」了一声,而她的下半身完全的坐到了我的大腿上,两只美腿夹住了我的腰,本来在顶着她背部的棒棒现在一下子跑到了她的阴部对面,而就在这个姿势变化的那一瞬间,我的棒棒还滑过了表姐的阴部。

  好诱人的一个姿势,如果现在没有表姐的内裤,我的棒棒可以极其顺利的的插入表姐的小穴。

  「别这样……弟弟……不行……」表姐被我抱的舒服的要死,但嘴里还是不肯认输。

  「表姐……我的好表姐……我不管了,这样舒服……我就要这样……」说完我还故意用棒棒顶了顶她那湿润的小穴处,内裤上她分泌的淫水直接传递到了我的龟头。

  「坏弟弟……不是……不是……说不会勉强表姐的吗……表姐要生气了……」但表姐现在的动作却和这句话完全相反。

  她的双臂已经完全的环绕在了我的脖子上,乳房紧贴住我的胸部,头有气无力的靠在了我的肩膀,光滑的脸蛋在我肩膀上来回摩挲蹭来蹭去,长长的秀发和表姐吐出的香气轻轻滑过我的肌肤,我的棒棒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棍。

  「你说……你这样……不是在欺负……欺负表姐吗……」表姐依旧很发骚的在我肩膀蹭来蹭去。

  我一把抬起她那俊美的脸,看着她迷离的双眼红晕的脸蛋,我把两片唇紧紧的贴在了她的唇上,表姐没有拒绝,伸出小巧的舌头灵巧的回应着我,接着是表姐的脖子,她的双肩还有那乳房的上部,表姐的喘息越来越大,双手的指甲仿佛要刺进我的肉中紧紧的抓着我,但我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乳房的滋味我还是要等待。

  「恩……啊……弟弟……来……让表姐也摸摸弟弟……」

  表姐的玉手熟练的抓住了我的棒棒根部,不过她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上下套弄,而是在有意识的拿我的棒棒触碰她的阴部。

  「表姐……舒服……」

  我也忘情的享受着,当然不会放过表姐已经对我开戒的她身体的某些地方,我发现原来表姐的耳垂也很敏感,我吻那里的时候表姐会呻吟的大一些,而起初的为我手淫现在似乎已经公开的变成她握着我的棒棒来戳她穿着内裤的小穴。

  「啊…弟弟……好坏……表姐那里好…那里好怕痒……」表姐又是一阵浪叫,而我心中认定的时机也成熟了。

  我的手渐渐的伸向了表姐的下体,摸到了表姐穿着内裤穿着连裤内裤的柔软的臀部,比我想象中的要光滑好多要柔软好多。

  「弟弟……坏死了……胆子越来越大了……表姐那里不能的……」

  表姐低着头看着握在她手中的我的棒棒,另一只手来回搓着自己的大腿,直到乳房,嘴里也不停的「恩恩啊啊」的浪叫着。

  我的右手享受过了表姐的雪白的屁股,趁表姐正在发情,迅速的从后向前隔着内裤摸到了表姐的小穴,湿湿的内裤包裹着柔软的小穴,表姐的下体终于被我摸到了。看来今天真的是天公作美,今天的这条开档连裤袜显然帮我促成了好事。

  「啊……不……不可以……」表姐表现出了完全的不顺从。

  我的右手的三根手指依然灵活的抚摩着表姐那条湿透的粉色蕾丝内裤包裹的阴道部分,完全没有理睬表姐的反抗,我的吻也像雨点般的打落在表姐的肩膀和胸罩没有罩住的乳房上部。

  「啊……啊……」

  表姐只剩下了愉快的呻吟,手依然紧紧的握住我的棒棒,她没有躲避我的触摸也没有躲避我的吻,甚至,她的那只手环绕住我的脖子,接着她奉献出了自己的双唇,又是一阵舌头之间的挑逗。「弟弟……好舒服……表姐好久没有……没有这样舒服了……」表姐现在竟然轻轻的晃动起了自己的臀部,配合起了我的手指。

  「表姐……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我的手指越来越快了,而她现在也开始了对我棒棒上下的套弄。

  「表姐……以前都是你让我舒服,今天我也让你舒服舒服吧。」说着我面向着表姐把她完全的压在了身下。

  表姐顺从的躺在了床上,「好孩子……知道孝顺表姐了……来吧……表姐今天也想好好舒服一下……」

  我像饿虎扑食一般在表姐的身上亲来亲去,表姐的浪叫也是越来越大。我吻过表姐的脸蛋、耳垂、脖子,最后隔过那依旧戴有胸罩的乳房,停在了小腹,而我的手指又伸向了她的小穴。

  「啊……弟弟……别弄疼表姐……开始慢点……表姐喜欢慢慢的……」

  表姐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的信念,我的右手在不停的摸她的同时,她的手也搭过来压在我的手上,而那只手则轻轻的抚摩自己的乳房。

  「啊……啊……能再快些吗弟弟……表姐那里……那里痒的厉害……」表姐的这句话刚刚落下,我的手猛的把她的内裤拉到一边,手指完全进入了表姐的小穴。

  「啊啊啊……要丢了……弟弟……表姐还没有说让你进来的……」

  表姐的小穴好暖和,我的手指在里面被温暖的淫水包围着,像一张没有牙齿的嘴一样似乎要把我的手指吞进肚里,而我不得不来回抽插我的手指,以免真的被它吞下去。

  「弟弟……今天表姐不自己解决了……你能让表姐舒服了吗……」

  表姐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美好的性爱,两只手已经完全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来回抚摩,有时还会伸进胸罩轻轻的揉捏我那未曾得到的性感乳房。

  「表姐,放心吧,今天一定要你舒服,不然你晚上手淫,我听了更受不了,」我的唇吻着表姐的胸罩,感受着它特有的芳香,「表姐,脱了内裤吧,弟弟让你好好舒服,这样我的手不灵活。」说完我开始扒表姐的连裤袜。

  「那样……不好吧……那表姐就什么都让弟弟看到了……」

  可是表姐却顺从的褪下了连裤袜和内裤,好熟悉的画面,她依然没有把内裤从腿上完全脱下,又搭在了她的左手手踝上,这又让我想起了姨夫狠操表姐的那一夜。我的超出性欲之外的欲望再次被点燃,我没有仔细欣赏表姐那完全暴露的阴道便伸出我的舌头舔了过去。

  一股咸咸的腥腥的而又带有一点点不同于表姐阴道的味道充满了我的呼吸道。我趴在表姐的两腿间,贪婪的为表姐坐起了口交,我朝思暮想的表姐的阴部终于被我尝到了。

  「啊啊啊啊……」表姐发出了我从没有听到过的类似于惊叫和叫床的声音,「弟弟……吓死表姐了……你这是跟哪里学来的……弄的表姐好舒坦……」

  我满嘴都充满了表姐的淫水,舌头像上好发条的钟表一样来回拨弄着表姐的阴蒂。

  「啊……弟弟……这样也可以吗……表姐从没有这样爽过……表姐真是白活了……」

  表姐有些适应我为她的口交了,左手依然抚摩着自己的乳房,右手放在我的头上用力的把我的头向她的阴部推去,似乎不满足我舌头的触摸。

  这更使我加快了节奏,我抱着表姐的两条大腿,表姐的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并相当于贴在了我的脸上,我深吸一口气把舌头卷成一个卷状狠狠的向表姐的阴道刺去。

  「弟弟……真的要了表姐的命啊……」

  「弟弟……刚才那样好舒服……再这样弄表姐……表姐舒服了也会让弟弟舒服……弟弟今天想怎样都行……」

  「哦……就是这样……吻它……轻轻的咬……都是它害的表姐现在被弟弟看到了……羞死了……」

  「真的比……表姐自己解决舒服……弟弟……以后表姐……每天都要……啊……」表姐的每句叫床都刺激着我的睾丸激素,而这些激素最终会让我的舌头来回报给表姐。

  「弟弟……来摸摸表姐的乳房……表姐就这一个秘密了……」

  我一抬头,表姐的胸罩早已被她摘去,一只白嫩的手正在玩弄着乳房上那颗晶莹的荔枝。正在我的舌头真的精疲力尽的时候,表姐的一句浪叫:「要丢了……弟弟再坚持一会……一会表姐舒服了让你插……」表姐真的泄了,甜蜜的阴精一滴不剩的喷到了我的嘴里。

  终于尝到表姐的滋味了,这是我品尝的第一个女人的阴精,以前虽说为表妹口交,但表妹执意要自己吞下她的阴精,现在表姐的就在我的口中,如此性感的表姐,我怎能放弃这样大好的机会,我来不及细细品尝味道,一股脑的吞了下去。黏黏的、咸咸的还有一点点腥腥的,和她的淫水的味道很相似。

  「恩……恩……弟弟……表姐是不是弄到弟弟嘴里了?」表姐全身裸体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大腿完全向我敞开着。

  「没关系表姐,我喜欢。」我又探过头去,想清理一下表姐泄身后的下体。

  「弟弟,今天表姐好舒服,这是表姐自己无法达到的,弟弟真是个孝顺的孩子,」表姐的小穴又感到了我舌头的抚摩,「啊……表姐刚泄你又来了,来弟弟……亲亲表姐这里,表姐那里刚刚舒坦过了,一会再亲它……」

  表姐闭上了双眼,两只手分别托着一个洁白硕大的乳房,乳房上那颗红润的荔枝看了都让人垂涎三尺。本打算是为姨娘清理一下,没想到她想成了我又要为她口交,真是个骚透了的女人。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我还没有品尝过她的乳房。我抬起了头向上动了动身子,一口含住了表姐的乳头,好香的味道,表姐的乳头好象刻意喷了香水一般,一股天然的奶香味道弥漫在我的面前。

  我拼命的吮吸着表姐的乳头,接着是舌头轻轻的拨动,牙齿也会不失适宜的轻轻的咬着它,另一只手在玩弄着另一只美妙的乳房,粗大的棒棒紧紧的顶着表姐那丰满的大腿,这种感觉真是令我飘飘欲仙。

  「啊……弟弟的舌头……棒极了……表姐真应该让弟弟早些这样侍侯表姐……」表姐的情欲又被我调动起来了,她的双手在我的后背来回的用力搓着。

  「表姐……你的身体好美……我好想天天这样……」我的棒棒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急需要表姐来帮我发泄。

  「弟弟……以后表姐……就是你的了……表姐也好喜欢弟弟……」

  表姐抱住了我的头,把我往上拉了拉,伸出那性感的舌头,等待着我的双唇。表姐的脸和我的脸贴到了一起,我俩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来回翻滚着,表姐的胸部在我的身体的下已被压扁,完全失去了它往日的挺拔。

  「恩……恩……」表姐的嘴里又浪叫着,只不过现在有我的舌头,她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表姐突然抽回了舌头,双手抱着我的脸,她张开那迷离的眼睛端详了我大约几秒种,接着有开始疯狂的吻起了我的脖子,肩膀:「弟弟……表姐今天就给了你……弟弟……想进来吗……来吧……」

  表姐的性欲已经达到一个顶级的高度,双腿大开,两只手死死的抱着我的腿。由于我目前还是处男之身,所以面对这大开的阴道我光凭感觉是进不去的,一时间我竟着了急胡乱的杵了起来。

  「呵呵……想不到我们的弟弟舌头功夫这么好,下面却找不着北了,呵呵……」表姐看着我找不到小穴的入口,一把手抓住我的棒棒,亲手送了进去。

  「啊……好爽……」这次是我先喊了出来,表姐的小穴里异常的温暖湿润,并不松弛的阴道紧紧的含着我的棒棒,舒服的我好想现在就射在里面。

  「嗷……嗷……」表姐紧跟着也叫了起来,「弟弟的棒棒真的好大……表姐看着就知道……插进来肯定舒服……」

  我定了定神,决定不能草率的泄身,必须让表姐达到高潮这样以后才能长期和表姐做爱,于是我凭着我手淫的经验,决定大干表姐一番。我一只手摸着表姐的乳房,一只手支撑着身体,趴在表姐身上,开始了传统的男上女下的抽插。

  「啊……弟弟……太好了……表姐好久没有了……表姐早就想要了……」表姐现在只顾闭着眼睛摆动着头发疯狂的叫床。

  「我的大棒棒……你的表姐……你的骚表姐早就受不了了……」表姐在做爱时的叫床异常的下流。

  「你叫我什么,我的小美人。」说完我狠狠的插了表姐两下。

  「我的…我的亲弟弟……啊……插死表姐了……」

  「啊…我就是你的姐姐……亲弟弟……好爽啊……」

  我抽插了大概四、五分钟,觉得我的忍耐力似乎到了极限,但看到表姐这付浪态似乎还很难满足,于是我想到了书中提到了「九浅一深」法。我深吸一口气,不再一味的往表姐小穴的底部插了,而是九浅一深的玩起了技巧。

  「弟弟……亲弟弟……你要搞死我啊……」

  「啊啊……」正好到我插的深的那一下,「到底了……插到花心了……」表姐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下身也开始了一挺一挺的配合。

  「哦……哦……表姐……不……秀云快不行了……」九浅一深果然有效,刚刚十来分钟,一个性欲强大的美人就宣告投降了。但我还是不急不慢的一下下的按照着数抽插着。

  「亲弟弟……好弟弟……我要丢了……」表姐的屁股快速的往上迎合着。

  「亲弟弟……再来两下……再来两下就好了……啊……就是这样……我丢了……亲哥哥……秀云……不……妹子要丢了……啊……」说完,一股热浪又喷到了我的龟头,表姐又开始喘起了粗气。

  「表姐……秀云……哥哥也快不行了……」看到表姐高潮时的浪态,我恨不得马上泄身。

  「啊……让妹子再舒坦两下……妹子陪着哥哥玩会……」表姐完全进入了状态。「啊……哥哥……你咋还不射……你要干死妹子了……」又是几分钟的抽插,我在咬紧牙关坚持着。

  「哥……秀云……实在不行了……」说完,表姐大腿抬起,搭在了我的肩上,而她的手踝处就是性感的内裤和内裤,我一转头,对准内裤美屄就是一阵乱舔,下身狠狠的插着这个完全向我暴露的小穴。

  「不行了……要死了……哥你要操死妹子吗……操死妹子以后谁陪哥哥玩……」表姐上半身来回翻滚着,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

  「啊……秀云表姐……我要射了……」

  「来吧弟弟……射到表姐里面……」表姐的下体活跃的到了极点,刺激着我敏感的龟头。

  「里面……可以吗……」我害怕表姐会受孕。

  「孩子……来吧……没关系……表姐这几天没事……再快些……表姐又要来了……」表姐的头已经探了起来,胡乱的吻着我胸前的肌肉。

  「啊……」我射了,浓浓的精液喷进了表姐的阴道,我得到了比手淫要舒服的快感,然后趴在了表姐的身上紧紧的抱着表姐喘着气,我俩的唇又贴在了一起。

  表姐轻抚着我的头,抽回了舌头:「累了吧弟弟,表姐好舒服。」

  大约两分钟,我的棒棒不再挺拔了,滑出了表姐的体外,表姐迅速撕下床头的卫生纸开始清理下体。我们清理好身体,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表姐又脱下了手踝的内裤和内裤,我顺势趴在了表姐的胸部,含起了她深红色的乳头,不过没有用舌头挑逗,只是含着它亲吻,我感到这样很舒服。

  「坏弟弟,还没吃够?」表姐搂着我的头。「表姐,我永远也吃不够,我要永远和表姐在一起。」

  「坏弟弟,表姐今天全给了你了,本来表姐不想这样,但表姐也是情不自禁,我害怕这天的到来,但其实心里面又有些盼望着这天的到来,不管怎么样,这些都发生了,表姐也想开了,以后弟弟想要了别再自己手淫了,对身体不好,知道吗?别让表姐担心。」

  「表姐,」我抬起头,有种想哭的冲动,「你会后悔吗?我是真心喜欢你。

  」

  表姐摇了摇头:「不会的,表姐不会后悔,已经发生了后悔有什么用,更何况,表姐也喜欢弟弟啊。」

  我把表姐搂在了怀里,现在成了表姐趴在我的胸口了,她的手指轻轻的划着我的胸膛,一条美腿搭在我的大腿上,我竟然又有了些勃起的冲动。

  「弟弟,」表姐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红着脸低了下去,「刚才你用嘴……帮表姐,从哪学来的?」

  「怎么,表姐以前没有过吗?」我感到很意外,认为男女行房一定要口交的。

  表姐摇了摇头。「那,你喜欢吗表姐?」我追问着。

  「讨厌啊,」表姐拧了我大腿一下,「还没说从哪学来的呢?」表姐还是问这个问题。

  「这个,」我不能说出和表妹的事,于是开始瞎编起来,

  「那,弟弟,你的第一次是和谁呢?她一定很漂亮吧?」表姐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失落,她肯定以为我已经不是处男了,因为大家都说处男第一次很快就会泄的,而我今天的表现太勇猛了。

  「当然了,非常漂亮,我追了她两年我们才开始的,第一次的时候真的永生难忘。」我开始逗表姐了。

  「那你们现在分手了吗?以后你要多陪陪你的女朋友,别总和表姐在一起了。」表姐有些醋意了。

  我坐了起来并且拉起了表姐,我看着表姐有些微微发红的眼眶:「表姐,今天是我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没有交给任何人,我一直打算着留给我最美丽的表姐。表姐,谢谢你,我爱你。」

  「啊,你好坏……」

  表姐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她趴在我怀里,贴着我的前胸,吻起了我。我顺从的平躺在了床上,任由表姐炽热的双唇在我身上游走。

  表姐吻过了我的小腹:「弟弟,表姐也送给你我的第一次。」说完,把我那快要变的坚硬的棒棒完全含在了嘴里,她要把她的第一次口交送给了我。

  「啊……好舒服……表姐不要停……」

  我抚摩着表姐的秀发,看着我的下体被一头美丽的卷发覆盖着,这一丝丝秀发轻轻的划着我的肌肤,加上表姐那柔软的舌头,我的棒棒迅速达到了无比坚硬的程度。

  「啊……表姐你的牙齿……」我的龟头被表姐的牙齿划了一下。

  「哦,弟弟疼不疼?对不起对不起。」表姐抬起头看着我。

  「没关系表姐,不疼,能拥有表姐的第一次,疼点又有什么关系。」

  我轻轻的把表姐推回到了我的棒棒上。表姐这次伸出了她的舌头,把我的龟头舔了个遍,然后是我的马眼,表姐仔细舔着每一寸地方,最后停在了我的阴囊,我想这个硕大的阴囊一定够表姐舔上一阵子了,每想到表姐竟一口把它吞到了嘴里。

  「好舒服……表姐我要射了……」表姐的小嘴真是舒服,仅仅几分钟,我的高潮就到了。

  「恩……射到表姐的嘴里!」

  表姐张开了嘴巴把整根棒棒含了进去,然后就是上下套弄,舌头在嘴里依旧触碰着敏感的龟头,边舔边抬头用妩媚的眼神看着我。表姐真是个天生的淫妇,看到她这种眼神,我又一股脑的射了。

  「恩……好吃……」表姐闭着嘴品尝着精液的味道,然后她咽喉一动,把精液全部吞了进去。

  「爽死了……表姐……太舒服了……」

  表姐依然趴在我的下体上,她似乎打算清理我棒棒上剩余的精液,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这根依旧有些坚硬的棒棒,可当她接触到它的时候,我的情欲再一次被点燃了。

  「表姐,我还想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要!」我撒娇的注视这表姐。「不行,以后机会多着呢,今天太多了。」表姐有些反对了。

  「就一次,表姐,明天我又不上学,求你了。」我把已经勃起的棒棒轻轻的抽在表姐的脸上。

  「被你打败了,说好了最后一次了,」说完表姐抬起了头,「这次我在上面。」接着她一个腿跨过了我的身体打算坐下去。

  「等等表姐…」我阻止了表姐,然后我钻进了表姐的下体,把表姐的头按在了我的棒棒上,把她的屁股往下压,知道我可以躺着吻到她的小穴。现在很常见的一个69式,但是表姐却有些吃惊。

  「都跟谁学的这些,表姐从没有玩过。」她轻轻的吻着我的龟头。

  「表姐,以后我会让你每天都舒服的。」我一下子叼住了表姐那两片暗红色的大阴唇,轻轻的在我牙齿上摩擦。

  「舒服……亲弟弟……这样真的好舒服……」表姐又开始了放荡的叫床。

  「表姐……我喜欢你淫荡的叫床声……你叫的越淫荡我越想操你……」我用舌头拨开了表姐的两片小阴唇,粉红色的小穴一下子露了出来,我的舌头打了个卷,猛的戳了进去。

  「亲哥哥……秀云老了……不能承受你这么狠的招式了……」接着又是表姐吃棒棒的声音,滋滋作响。

  我们相互用舌头挑逗着对方最敏感的部位,69式的特点也就在此,可以让双方同时爽到极点。但我现在想的是如何打败表姐,让她先泄身。在我不在用舌头戳小穴而是来回拨弄着阴道的时候,我的中指毫无预兆的狠狠的插进了表姐的小穴。

  「啊……啊……疼……啊……舒服……弟弟……你没说要用手啊……」表姐完全趴在了我的身上,不再为我口交,只是屁股翘起任由我的舌头和手指的蹂躏。

  「弟弟……你怎么这么……多花样……来玩表姐啊……」表姐的屁股开始跟着我的手指活动了。

  「一根很细啊……弟弟……多放进几根进去……」表姐的手也开始套弄我的棒棒了。

  「快啊……弟弟……不喜欢表姐喷在你嘴里吗……快啊……表姐现在想泄了……」

  表姐的小穴现在享受着我的舌头和手指的双重刺激,她一定有些受不了了,我乘胜追击,把食指和无名指一起插了进去。

  「要丢了……哥……你的骚妹子要……不行了……」

  我的舌头已经无法再舔到表姐了,因为三根手指已经占满了她小穴,接着,我的小指也插了进去,四根手指我想表姐一定很喜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表姐的声音好象触电一般,全身都在一阵阵的痉挛。「哥哥……张开嘴巴……秀云要泄了……」我的手指急忙拔出,舌头紧跟着贴了过去,又是一阵乱舔。

  「弟弟……来了……」

  一股热浪又喷在了我的舌头上,我吃着这美味的淫水一口吞了下去,表姐则全身瘫痪一般趴在了我的身上。

  由于我的下身还是直挺挺的立着,我打算再和表姐大干一番。当我从表姐的身下钻出来,看到全身雪白的表姐一丝不挂头发凌乱的趴在床上,双腿间乌黑浓密的阴毛沾着淫水闪闪发光,这种诱惑对正在发情的我是致命的打击,我来不及把表姐的身子翻过来,提着棒棒从表姐的后面直插进了小穴。

  「哦……弟弟好调皮……表姐没有力气了……」

  「弟弟……好坏啊……刚刚学会干表姐就……这么多花样……」

  表姐的屁股渐渐的翘起来了,我抽插的也方便了很多。这是我今夜第三次勃起了,我知道这次我坚持的时间会长一些,所以开始我并没有利用什么技巧,就是单纯的狠插。

  「表姐已经受不了了……弟弟你还是这么棒……啊……好好的孝顺表姐吧……」

  「啊……表姐今天要被……插死了……弟弟……表姐的身子好吗……喜欢吗……」表姐翘着雪白的大屁股来回晃动着,刺激着我的棒棒。

  「秀云……叫哥哥……叫哥哥……」「不…我是姐姐你是弟弟……你不是秀云的哥哥……」

  「不叫我就干烂你的小穴……」我的棒棒达到了极速,枪枪插到表姐的花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秀云错了……饶了秀云吧……亲哥哥……」

  「啊……哥……为什么……为什么你插的秀云这么容易泄……我又要丢了……」表姐的屁股又是一阵痉挛,夹的我的棒棒有些肿痛,接着,表姐的阴精再次喷洒在了我的龟头。

  「弟弟……你还没有射……来……让姐姐帮你吸出来吧……」表姐转过头,嘴巴又凑了上来。

  「我的好妹妹……你的小穴太舒服了……我要插你的小穴……」我依然眷恋里面的温暖。表姐吐出我的棒棒,把我按倒在床,叉开大腿坐到了我的棒棒上。

  「好爽……表姐……这么爽的姿势……为什么不早让我享受……」

  「表姐下面……下面都被弟弟插红了……哪里还敢让哥哥插……」

  「恩……表姐是不是又……发骚呢……表姐真是个贱女人……」表姐又被我调出了情,她像骑在马背上一样上下起伏颠簸着,双手还在不停的揉捏自己的乳头。

  「妹子……再快一点……哥哥要射了……」「叫姐姐……不然表姐不动了……急死你……」

  「妹子……好秀云……快点吧……不然一会我起来插死你……」「啊……让你不听话……叫我……叫我姐姐……」姨娘的大屁股狠狠的套弄着我的棒棒。我一个猛子坐起来抱住了表姐,抓住她的乳房叼住了她的乳头。「恩……弟弟……真的要……搞死表姐吗……」表姐的动作越来越大,我的棒棒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啊……表姐……我射了……」我抱着表姐,狠狠的咬着她的乳头,棒棒一口口的喷着精液。

  「弟弟……表姐也好舒服……躺下吧孩子……表姐给你清理一下……」

  表姐把我按倒在床,屁股一抬,右手伸到小穴下面,只见小穴里我的精液又全都流了出来。表姐把精液接在手心,放在鼻前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全都抹在了她那性感的玉足上。

  接着,表姐伸出舌头,把我龟头上、阴囊上、阴毛上残留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我陶醉的躺在床上,犹如在九霄云外一般。表姐乖乖的躺在了我的怀中,我俩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相拥而睡直到天亮。

  早晨起来,表姐已经不在身边了,我看到了床头放着的我的干净的内裤,我知道,昨天那条肯定已经被表姐洗了。我穿好衣服来到客厅,表姐已经摆好了早餐等我。表姐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手上穿着黑色的高筒内裤,头发随意的盘在脑后,更显出了她的妩媚。

  「起来了,洗洗脸快吃吧。」表姐招呼我,脸上没有任何异常的表情。

  「表姐,」我不明白表姐的想法,以后我们要以怎样的方式相处,「你,生气了吗?」

  「呵呵,傻样,」表姐露出了笑脸,「难道让我一天到晚都像在床上那样对你才叫不生气吗?昨天我们既然已经发生了,表姐不会怪你,相反,表姐认为是我对不起你,因为你还小,表姐就和你那样了。以后你什么时候想要……就来找表姐。」最后这两句话表姐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了头。

  「真的,表姐,你太好了,」我一把抱住了表姐,表姐紧紧的贴在了我身上,我的棒棒又有反应了,「表姐,昨天你舒服了吗?这两年你一定熬坏了吧?」我的手又摸向了表姐的屁股。

  「别,先吃了饭吧……」表姐在我怀中颤抖起来。

  我的情欲不能等了,我拉起表姐的裙子正打算脱她的内裤,表姐居然没穿内裤,黑色的连裤开裆内裤,黑色的阴毛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伸出舌头就是一阵猛烈的挑逗。

  「恩……弟弟……你还是这么厉害……」「恩……以后秀云在家都不穿内裤……弟弟什么时候想……就来找秀云……」「哥哥……爽死了……受不了了……」

  在以后的生活中,表姐成了我的情人,而我,也是她惟一的情人。我们的做爱没有规律,有时候选择晚上家里没人的时候,但大多时候都是中午,因为我爸妈一般中午都不会回家。

  在表姐来例假的日子里,她会选择为我口交或者乳交,我们做爱的场所也不固定,有时候客厅有时候厨房还有的时候会在卫生间,总之,我们像一对夫妻一样生活在了一起。

  (完)

广告
尾部广告